极速飞艇凤之骄子:完美女仆进化论

  • 幸运农场
  • 1518703697

  极速飞艇凤之骄子:完美女仆进化论慵懒的午后即便是没有阳光依然让人感觉昏昏欲睡,特别是在这个外面阴寒房间里暖气阵阵的宽敞空间,明亮的教室里,凤仪的手轻轻托着下巴默默的看着窗外,今天多云,不见雨气,不甚明朗的天空也像是在暗示自己——一天又快要过去了,随着自己生日的逼近,也马上就要和十六周岁说再见了,确切的说,这应该是自己成人礼前的倒数第二个冬天,待到春去秋来的又一年,自己也将步入成年,等到自己满了十八周岁,那时的他,究竟会在哪里?——

  肯定不会在这里了吧,或许像凤威堂兄那样变成残废自闭在庄园里,或者像凤麟一样变成傻瓜囚禁起来,再或者,就像凤麒那样长眠于陵园,无论哪一种,反正,自己将不再变得健全,不能像妹妹那样,继续迎来一个又一个冬天。@!&%首=发

  “叮咚......”下课铃声响了,教室里慢慢骚动起来,凤仪依然沉默着坐在位子上,还有两节课才会放学,现在的自己是没有什么心情在教室里走动的,但是即便是这样,距离自己不远的教室门口依然是热闹非凡。总有那么一群眼光如同夏日艳阳一般的光线热辣辣的向着自己的方向射来,不经意的一瞥,果然还是那个什么所谓的“凤仪粉丝团”,自己也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组建的,女生们的自发性真是不容小看呢,平时组织什么活动逃课请假层出不穷,但是一到这个事情上却是相当团结和自觉,正是因为此,早就孤独惯了的凤仪也始终认为女生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首=发

  “神奇?”凤仪忽然愣住了,随后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了早上下楼的时候对面那个小女仆慌张的神情。没错,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夕颜说她被派去做清扫,只是以往凤凰族人所居住的房间一般都有专人打扫,也不需要再找个帮手了吧。回想起每次只要她在,好像事情都会变得有趣了起来,这个小女孩应该是会成为一个传说的吧,想起昨晚她面对着严厉的凤凰家长们却全然没有胆怯,而且还给自己作辩护人,想来现在也不得不感叹她的胆量,这和她平时诚惶诚恐的模样还真的是有天壤之别呢,她应该是个关键时刻靠得住的小丫头。@!&%首=发

  只是,那一晚,在彩凤离开后,自己为什么要落泪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被感动了吗?还是说,感觉羞愧?——总体来说,她求生的欲望确实是比自己强。究竟是什么让她这么渴望活下去呢?自己为什么就没有这样的感觉?@!&%首=发

  “哇,他还在那里坐着,这个角度刚刚好!”门口,一个女生有些惊喜的尖叫声还是让凤仪不由得转过头——@!&%首=发

  门口的几个女生正拿着手机对着不远处的自己,像是对着明星一样,没错,这张继承了凤凰家族优良血统的脸庞即便是在电视上也是相当上镜,但是凤仪本身对于这一类的事情完全不感兴趣,况且现在也无需媒体宣传,自己已经是名人了,只是这个名人犹如烟火一般,两年后还不知道会飞到哪里去,搞不好香消玉殒毫无踪迹。@!&%首=发

  “好帅,他在看我们呢!”门口娇滴滴的声音还在持续,凤仪微微皱了下眉头,看着那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正满脸堆笑的看着自己,若是自己稍稍钩钩手指,估计她们立刻就会冲进来一般的架势,内心不由得一阵压抑——@!&%首=发

  你们真是好勤快啊,是不是只要是容貌上家室上稍微过得去就会这么一脸冲动呢?这就是传说中的花痴吗?帅?没错,记得小时候听父亲说过,自己现在还在世的二爷爷凤翥在十八岁之前非常的英俊,但是诅咒发作之后,他就此不再见任何人,一直到二奶奶去世,面目全非的他就独自一个人去了陵园作为一个守墓人,活在凤凰山庄的最深处,不再参与任何家事安度余生。如今的他,应该也算是尘埃落定了吧,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呢。@!&%首=发

  不过当年的二奶奶是如何会接受一个由美变丑的男人的,这的确是让凤仪想不通,据说二奶奶是苍家的千金,和凤翥青梅竹马,当陪在你身边从小一起长大的美男子忽然间变得惨不忍睹的时候,这个落差所带来的感觉,真的不知道当初的二奶奶是如何去平衡的,这就是所谓的爱情的力量吗?这个,凤仪真的不懂。他有没有谈过恋爱,即便是曾经想过,但是一想起自己十八岁的悲哀,那份萌动的心情就立刻被狠狠的压了下去——一个连自己的未来都还不能接受的人,如何去做好让别人去选择接受的准备?@!&%首=发

  凤仪不再理会门口的女孩子,又转头看向了窗外,他所在的楼层是二楼,课间十分钟操场上的一切还是看的很清楚,不远处,一个身材修长的男生正从自己面前慢慢走过,身旁也同样是围着几个叽叽喳喳的女生,只是他的面色依然很严峻,完全无视周围一切的感觉,但是他也并没有对那些女孩子们怒目相视,但是凤仪还是能从他的气场上感受出两个字——很烦。@!&%首=发

  风轻轻吹动他银色的短发,白色的衬衫在偶尔飘过的落叶中愈发清晰,像是感受到了不远处楼上的目光一般,楼下的男生忽然转身抬头,视线也同样向凤仪这边看来——冷炎,还是那双冰冷的一如寒星的双眼,昨天在凤凰山庄里这个人从火灾开始到结束都不见动静,明显的幸灾乐祸尽收眼底,难不成冷家的人心也是冰块做的吗?据说她的心腹现在正在庄园里面作实习女仆,真不知道他是安的什么心。@!&%首=发

  此时的冷炎也正不动声色的看着窗边的凤仪,这个比自己低一级的学弟正用一种貌似不屑但是却又冷静的目光看着自己,像是在审视自己一般。怎么,你有资格吗?终究不过是凤凰山庄里一个慢慢长大就要变异的种子,还能开出什么美丽的花来?!虽然这么说有些矫情,但是还的确符合此时自己的心情。凤凰庄园将来肯定会越来越不平静,就像这个天气一样,阴霾密布,不见光明。在那片久违的阳光之上,已经逝去的凉漱像是在无声的看着自己——@!&%首=发

  那是怎样的一种温柔呢?带着怎样的怜惜?直至今天,除了凉漱,没有人是真诚的对待自己。每个人看到的,都不过是表面的冷炎,而真实的自己,却没人去想过追寻。但是他不想放弃,他希望有人真的去理解去看待他,所以他选择了去寻找,去找寻,马不停蹄。凉漱死后他不停地更换女友,不停的去交往,甚至于占有了天真的凉心语。可是为什么,却还是不能满足自己的那份心情?@!&%首=发

  所以,就像现在满园飘零的树叶一样,没有去处,孤独无依,自己的感情无处堆积,越是选择释放,却越是感觉空虚。这种恶性循环,何时才是个尽头?@!&%首=发

  对面楼上的凤仪,你,在某种程度上讲,和我有什么区别吗?大家都是一样的,背后固然有着一个庞大的家族,但是却不能允许自己去选择命运,只能听任时间流逝,把曾经的一切都磨损殆尽......@!&%首=发

  “冷少爷,极速飞艇你知道吗?今天学校里新来了一位美术老师,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哦,最关键的是,她就是炎家大小姐焱秋水!据说都已经内定为是下一任凤凰山庄宗主的老婆呢......”@!&%首=发

  “哦?”冷炎微微一怔,视线从远处收了回来,他低头看着眼前正闪着晶亮眸子对着自己眨眼的小女生,心形的发卡在随着园子中的光线微微变幻着颜色,可爱的小公主正在施展她的魅力吗?@!&%首=发

  “但......但是,虽然凤凰家族的人在我们校园里面人气很高,比如说凤仪学长,可是我的眼里只有冷少爷!”女孩抬头看着眼前那张冰冷俊美的容颜此时正默默的凝视着自己,如同一枚石子瞬间将宁静的潭水激动开来,淡淡的波纹久久在水面上环绕,轻盈荡漾,久久不能释怀,刹那间让小女生一阵忍不住的狂乱心跳,仿佛慌乱了的舞步一般,除了不安还是不安。@!&%首=发

  冷炎低头看着眼前有些窘迫却还是努力看着自己的娇美容颜,这应该是和他一样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金枝玉叶,此刻映着自己的双眸里却是一片火辣,像是要吞噬自己一般,但是目光还是含着羞涩忍不住闪躲开来,她,就和身边这些女子一样,这么想要自己吗?@!&%首=发

  “就你了。”冷炎伸手挽过女孩的肩膀,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慢慢向前走,怀中轻巧柔软的身体此刻却忍不住在风中颤抖,每一次,无论是谁面对着这个淡淡薄荷香气萦绕的王子,即便是他冷若冰霜,却也不由得内心一阵激动,一如此刻,小女生那因兴奋而羞红了的双颊倒像是靠着一块赤红的烙铁一般,先前的脚步更加凌乱。@!&%首=发

  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瞬间闪过冷炎寒霜般的容颜,此时的他微微垂下头,看着怀中忐忑不安开心不已的女生,思绪却飘向了很远的地方——他还在想着刚刚的焱秋水呢,这个所谓的凤凰家族的未婚妻,究竟是不是传说中的“凰”暂且不提,单是她那和冷家水火不容的性格,就已经让自己发自内心的鄙夷。先不说凤威究竟对她态度如何,处在这个位置上的焱秋水,对她有敌意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总之,一切怎么可能如炎家所愿呢?总归,自己现在还是个看客,就慢慢的欣赏这个家族接下来的一切,又将会是什么。@!&%首=发

  风将地上的尘土吹起,打着旋儿的枯叶飘向远方,上课的铃声已经开始敲响,一切都渐渐的变得安静起来,唯独躁动不安的,是一颗颗即便是承载着优秀却还是无法挣脱的灵魂,仿佛游走于校园里的看不见的双脚一样,随时都会现身。@!&%首=发

  凤城中学是凤凰家族旗下投资建设的学园,是从幼儿园一直到大学全日制私立学校,也就是贵族学校。这个名流后代们聚集的场所,却是更加倾向于欢迎异能人才,所以这个学园里的学生大多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技能。一如此时正站在办公室窗前的炎家大小姐焱秋水,这个擅长用火世代都是炎术士的千金,于今天正式在凤城中学就任高中部的美术老师,这里是她的母校,也是她值得怀念的地方,尤其是她现在所站的位置——@!&%首=发

  当年这个办公室还是她的教室呢,就是在这里,刚刚升入高中部的她,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接触传说中凤城中学的校草级人物——凤威。@!&%首=发

  “您好......我可以坐到你旁边吗?......”抬着自己的小桌子,焱秋水看着眼前那个正低着头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男生,碎碎的刘海盖住了他长长浓密的睫毛,他的半个脸庞都掩在手臂里面,但是下一刻,他还是慢慢抬起头,紫色的眼眸天生带着的慵懒却在瞬间让她心里为之一动——@!&%首=发

  虽然小时候也曾经相见,但一直请家教接受淑女教育的自己今天才算是第一次进入学校,却不知何时,儿时那个调皮的小男生如今不知不觉间竟然也已经长的这么帅气了!即便是这些年偶尔也会和他在派对活动上见面,但是在众多花蝶凤舞之下的每个人都充满着灯红酒绿的云烟,也因此从未细看,但是今天,就在此刻,对面这个现在已经站起来的个子高高的男生,就在这一瞬间蒙蔽了自己的双眼,让她感受到那份从未有过的悸动在内心蔓延,并且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昨天看到他的第一眼,仿佛一切又像是回到昨天......@!&%首=发

  焱秋水慢慢低下头,看着被细小的灰尘蒙上的一层薄薄颗粒的窗台,美丽骄傲的容颜不觉间已经泛上些许红色。好像心中的白马王子就在自己身后一样。她知道,现在的凤威或许并不喜欢自己,就像当初一样,即便自己作为他的邻桌总是时不时脸红心跳的偷看他,可是这个沉默的男生却从没有对自己有过什么特殊的举动,甚至于都没有说过什么话,他总是沉默着去做事,而且喜欢一个人,仿佛没有悲喜,但是在他身边却总感觉有一种莫名的沉重,如今他已经因为家族诅咒的缘故再也站不起来了,昨晚再次见面,却也好像没有增添几分伤感,他好像也已经接受了现状的样子,应该说,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坚强。@!&%首=发

  想到这里,焱秋水的不由得又是一阵心动,这种羞涩但是又忐忑不安的心情,其实算是一种开心吧?今天晚上的晚餐凤凰族人照例要一起吃的,自己应该也会堂而皇之的过去吧,那么,会不会是要和他坐在一起呢?想到这里,焱秋水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其实,现在的自己即便是再喜欢凤威,却也什么都做不了,自己能做的,就是默默的看着他吧,或者说,多和他说几句话,就像当年的自己一样,每一天,也就是能看到他,自己也满足了吧!@!&%首=发

  “......”那个沉默的男生忽然站起来,他依旧没有出声,却抬起壮实的手臂将对面已经不知所措的女生手中的桌子轻轻一拨,随后放到了自己的身边,随着桌子放下的声音,一切都似乎是尘埃落定。@!&%首=发

  “哦......谢谢你......您好,我叫......焱秋水,炎热的炎,秋天的秋,水波的水......请问您是不是叫......”@!&%首=发

  “凤威。”磁性低沉的声音,带着花季男生特有的稚气,是一个少年已经开始成熟的标志。@!&%首=发

  最初的相识,那时的对话,简单却已经让人难以忘却,他应该没有忘吧?还是根本没有记住呢?纯白记忆,一如角落里还在低垂着的栀子花,绽放的,是岁月的情怀。@!&%首=发

给我们留言

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2019.jmbpub.com  网站地图 幸运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