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海贼王百合同人小说(9)】女神伴身

  • 幸运农场
  • 1518879361

  幸运飞艇【海贼王百合同人小说(9)】女神伴身边:在老师家索隆的第一次7点钟,外面黑蒙蒙的,像被巨大的乌贼喷了墨似的。盛夏的7点不该是这么黑的,一定是又阴天了。索龙看了看外面的窗子,又环绕地看了看四周的摆设。这是尾田大道的教师宿舍,这栋楼有8层,越往上代表教师的地位和级别越高。红发、白胡子、女帝都是在顶层。这里是第七层,是卡立法的房间。最近卡立法的情况不大好,她所执教的高三年级的英语成绩连连下降,尾田校长对她的工作不满意,正准备给她降薪,搞不好还要开除她。

  屋内的摆设带有法国风味。最具特色的是头顶粉绵绵的巨大吊灯。吊灯上有8个灯球,被彩色花蕾形状的灯罩平托着。充到屋里的光是粉红色的,光线柔和而妩媚,洒到每个角落,像一个少女的梦幻。皇妃式的红木双人床,上面垂下来一张挺高级的天蓝色蚊帐。床前正对的墙壁挂着张油画,画里都是绵羊,大概是草原的羊圈。索龙在想,该不会她每天晚上都是数着这玩意儿入睡的吧。

  索龙趴在卡立法的书桌上。上面摆着五个暴力熊,一摞英语教材;一杯喝了一半的橘汁;两个相框:一张是教师们的合照,另一张是卡立法和冰山大叔在办公室的合影。屋子的门打开着,门后的挂钩挂着深蓝色的教师服和几件带网格的黑色低胸装。再往外,与这房间正对的磨砂玻璃门就是浴室。磨砂玻璃门上透着卡立法的裸-体剪影——索龙看到她正在拿花洒冲洗着胸脯。匀称的身材如魔鬼般凹凸有致。桌上白兮兮的台灯嗡嗡闪了两下。屋子里静极了。唯有浴室中传来的时轻时重的水声。索龙的身子绷得很紧,不由吞了下口水。有哪个女教师会把男生带自己家后,进门就洗澡的?他觉得害羞极了,缩着肩膀,两手撑在椅子上,一面流汗一面无意识地盯着课本的单词。

  洗澡前,卡立法还颇有礼节地给索龙倒了杯饮料。她告诉索龙,洗完澡后会给他听写第一单元的单词,写错一个就要受罚。尽管索龙不知道老师说的惩罚是什么,但觉得肯定好不了,还是赶紧把单词背下来以防后患。就这样,十分钟过去了,索龙看到玻璃门上的剪影正在拿毛巾擦干身体,想必马上就出来了。然而单词他一个都看不进去。自从刚才喝了那杯橘汁后他就觉得下体难受得不得了,裤裆里的“剑”一直硬邦邦竖在腿间。“妈的,肯定是被她下药了!”索龙抱怨道。校服裤子上鼓鼓囊囊地顶出来一块。这鼓包非常明显,待会势必无法解释。索龙的脸越来越热了,他试图把“剑”摁下来,夹藏在大腿里,但是失败了,那东西刚硬得很,刚夹住一点又像弹簧一样乓地弹出来。

  少顷,卡立法裹着白浴衣推开玻璃门走出来。淡白的蒸汽从肌肤上飘散出来,发出好闻的味道。

  卡立法一步步靠过来。索龙冒着汗,稍稍分开两腿,两只手戳在两腿_之间的椅面上,用小臂尽量遮着裆部。女子看索龙埋头不吭声,拿手搭住他肩膀,又说道:“问你话呢,索龙同学,背好没有?”

  “那不等了,记不牢的靠印象写吧。”卡立法把索龙身前的书拿过来,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笔袋和一打草稿纸,说,“我们开始吧。”

  由于这粉红色的巨盘吊灯,屋里无论什么东西都像敷着层粉膜。这粉色清清淡淡的,缠绵着几丝匀滑的牛奶白,让人不禁联想到少女体内的粉膜。10分钟过去,卡立法穿着浴衣,翘着腿坐在床上给索龙听写了50几个单词,全部念的是英文,要求索龙写出拼写和中文翻译。但索龙只写上来3个,还错了2个,剩下的全部画圈。在听写过程中索龙只伸上来一只右手握笔,左手一直支在椅子上遮着裆部。听写过后,卡立法戴上淡蓝的眼镜凑过来,一手叉腰一手撑着桌角看着索龙身前的草纸。女子的腰部稍稍躬了下来,衣口的角度逐渐扩大,两颗饱满的肉珍珠就那么赤-裸裸地挂在里面。索龙无意识侧下头,那衣口刚好大开着正对着自己,结果胃袋一抽,像刺了目一样又腾地扭回来。肩膀紧缩着。心里紧张得已经忘了呼吸,于是就那么憋着气直愣愣盯着草纸,像犯了错误似的深埋着头,额头上都是大汗珠子。

  卡立法有些恼火,拿手里的红笔敲敲绿头的脑袋,男生把遮着裆部的手下意识抬起来护了下头:“我不是都告诉你我还没背好呢么……”

  “不要找借口!男子汉,没写上来就是没写上来!”女子沉下视线,好像蓦然察觉到什么,指着索龙裤裆上的大鼓包,惊愕道,“哎呀!这是什么!?”

  索龙眼球一充血,赶忙蜷起身子,两手一捂,像倏然被风吹起裙帘的少女。

  “啊呀索龙同学!就算老师穿得性感些,那你也不能对老师起色_欲呀!”

  卡立法说得一脸肃穆。索龙弓着腰,尽量把“宝剑”往后缩,把桌上的半杯橘汁端起来愤怒地一磕,“啪”地一下,幸运飞艇桌上几个吊线、带弹簧的小熊小企鹅之类的摆设被震得悠悠直晃。

  “不要找借口!硬了就是硬了!既然起了色_欲,就要好好面对!”女子蹲下身子,身体带动的气流夹杂着潮湿的发香和水蜜_桃的香气。伸出手,拍拍索龙紧捂裆部的手背,面颊扬起来,由下至上的角度,表情忽然娇媚起来,“快,把手躲开,老师帮你弄一下,带着色_欲可是没法学习的。”

  火红色从面颊一直辣到颈根,看着卡立法娇软的唇和闪着白皙肤光的半裸露的乳_球,精神几乎要崩溃了。索龙坐在带轱辘的转椅上,向女子的反方向挪了几下,最后卡到一只拖鞋,库嗵地翻仰过去。

  在地上踉跄地爬了几步,拎起书包就要往大门跑。卡立法在身后严厉地喊道:“今天你不背完单词,休想让我给你学分!”于是男生跑了几步又定住了,脸上的青筋像泥浆一样在皮肤里库噜库噜地抽动。索龙咧着嘴,在原地忍耐着巨大的矛盾,不断衡量着做人的尊严和羞耻。

  “索龙同学,你可是男子汉呀,难道说你背不下来就要逃跑么?”女子的口气又硬起来,“凭你这点意志力,能赢得了达斯琪么!?”

  一听这话,男生的嘴咧得更大了,面部整个苍灰下来。顿了一会,把书包往木地板上一丢,绰起写字台上的英语书又回到门口的地方,倚门靠坐下来。

  卡立法面色红润地嗯了一声。她的表情又变成了之前粉嘟嘟的媚笑。男生盘起腿来,双手自然搭垂在脚踝上。尽管下体绷得难受,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但他不再去关注那些了,卡立法也是成年人,既然这把“生命之剑”软不下来,干脆就让它小腹前耸立着吧。索龙努力地排除杂念,运用“剑”道的精神集中法,让心慢慢安静下来。

  然而这对卡立法来说却是个耻辱。一个男人喝了药竟然还对自己的身体无动于衷,这多少让她有些难过。于是她就开始给他“捣乱”,脱了浴衣,故意光着身子在他面前走来走去,一会到柜子里翻一条蕾丝内裤,一会去阳台去摘双白天晒好的网格筒袜。不过始终索龙没有抬头看她一眼,好像已把她排除到另外的空间里。最后卡立法终于不干了,坐到他身旁,紧贴着他,用力拿光溜溜的**顶他的胳膊。索龙视线盯着课本,依然岿然不动。女子眯着眼睛,妩媚地看了看他:“哎——意志力不错嘛——”接着女子开始舔_他的耳朵,轻轻咬他的耳骨。她用她小巧温暖的舌头刻意舔出声音,拿粗厚的鼻息挑-逗他。一分钟后,索龙出了冷汗,身体微微打抖,但还是很冷静。(此处过激,故作删节处理)女子甜甜细细地对他耳语道:“索龙同学,要想背下来就坚持到底哦,千万不要输给自己的欲望。”

  洗手间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卡立法一边洗着手上的白浊物一边朝外面的索龙说着:“没背下来就别妄想回家!连这点事都做不好,还怎么当世界最强。”

  在卡立法房间的楼上就是汉库克的房间。室内的空间至少是卡立法的两倍。如果称,卡立法的房间是巴黎式的少女闺房,那汉库克的屋子就像一间唐代的玻璃宫殿。汉库克的房间是整栋宿舍最大的,客厅宽阔得可以骑自行车,中间立着几根中国古代建筑风格的火红的大柱子,柱子上有火把样式的灯。最里侧靠墙的地方有一把像床一样宽阔的椅子,椅子上盘着一条白色带红斑的大蟒蛇,正两眼直勾勾地看着电视。周围的墙壁上,下半部贴着木质的红墙皮,上半部本想挂一些名贵的民间水墨画,总之一定要“漂亮”,配得上主人的美,但无论请来怎样的画家、做出怎样优秀的作品均不能使女子满意,所以最后索性在墙壁的上半部还有天花板都装上了镜子,因为她觉得也只有自己才称得上是世间最美的画卷。

  巨大的“龙椅”四周围着一圈落地白纱,背投电视在椅子左侧。椅子右侧的扶手上摆着一张白绵绵的靠垫,应该是供女子卧椅看节目所用。椅子正对的屋子另一头有一张仿古的写字台,桌上放着一个木笔筒、一本英语教材。和卡立法一样,汉库克进了门就安排路飞去写字台背诵教材上的单词。而自己则中途一转,进了浴室。汉库克的浴室是那种有着狮子喷水的大型浴缸的豪华浴室。算上她的厨房、寝室、客厅,这是她唯一一间没有镜子的房间。女子把教师服挂到角落的衣架上——尾田学园的教师服也很有讲究,普通教师穿的是深蓝色的外套,七文海教师是枣红色外套,全国特级教师则是白色外套。女子抱膝坐在浴池里,耳上挂着一对巨大的蛇形耳环,仿佛极美的月,池水里轻轻摇晃着女子清美的倒影和两枚耳环金敦敦的光。双臂缓缓把膝盖抱紧,使胸脯更紧贴双腿。脸颊上沾着一小片酒红,她情不自禁地有些心醉:路飞又来家里了,而且刚刚还拉了手——好温暖喔。她这么想着,用左手把右手缓缓捧起来,贴到脸颊上。闭上眼睛,开始想象路飞的体温和气息。“现在赤身裸-体的……他就在那扇门的后面……”女子一边自语一边盯着浴室的玻璃门,幻想着路飞破门而入猛然抱住自己的样子:

  幻想的路飞说道:“honey,你太美了……世界第一、不,宇宙第一的美。让我吻你一下吧,就一下,你不同意我就从楼顶跳下去。”

  女子红着脸,咿呀咿呀地扭扭身子:“不要跳不要跳,吻就吻嘛……来,”女子微微张开嘴巴,“来,过来吧,全给你,(此处过激,故作删节处理,描写的是女帝汉库克对幻象中路飞的亲密。)

  就这样,浴室里一直传来汉库克精神病一样的个人对话。路飞撇着嘴,一脸茫然地自语道:“那家伙……一个人在里面叫唤什么呢……”

  十分钟后,汉库克从幻象中清醒了过来。因为刚才过于兴奋,腿间黏糊糊的(此处删节数十字)。为此女子又不得不换了一池水又重新洗了一遍。又过了十分钟,女子擦干身体,换了一身清爽的吊带睡裙。

  这时间里,路飞接到了乌索普打来的电话。乌索普说,在他回家的时候,被他们小区物业的一保洁员泼了一身水,乌索普知道那家伙是为了给绿化带浇水,并不是故意的,但泼到人后却连声对不起都没有,乌索普找他理论,他竟然破口骂了他,乌索普急了,把那天他偷偷把井盖倒卖给收破烂的人的事讲了出来,并告知他:那天路飞刚学会了如何使用手机的摄像功能,闲着没事东拍西拍结果误打误撞,把他们交易的画面清晰照了下来。乌索普说:现在我们证据确凿,现在你要么赔我500贝利的衣服钱,要么我把这段录像交给警察,让你去监狱里数跳蚤。那保洁员不信,说他从前就是海军总部的特务队长,什么场面都见过,不会吃人危言耸听那套。路飞听后很生气,于是要求乌索普打开手机的免提扩音器,他要亲自跟那保洁员说。

  路飞在乌索普家楼下经常会见到那个保洁员。关于他的事,也听过不少传闻。那家伙叫斯潘达姆,5年前确实是海军,而且还是特务队队长。有一年,海上出现了一批穷凶极恶的海贼,政府出资10亿贝利,要其率军作战——用这10亿到各地集结豪杰,在10日内把那船海贼绳之于法。斯潘达姆一看,自己有10亿,10亿什么样的兵力买不来。于是立功心切的他决定一定要把任务完美达成,跑到各地花光所有的钱去买最好的船,征集最强的战士。之后不出3日,斯潘达姆买来了最新型的可容纳上百人、装载70门火炮的海军战舰,海军战士他也雇佣的是最好的,他召集了一百名,全部都是实力超强果实能力者。就这样,他用电线日内即可将此海贼团一网打尽。于是带着这样的自信,他出海了。起航一个小时后,海上骤然天色大变,再没过几分钟便遭遇了海啸和暴风雨。因为船上装载了太多“重”武器,海啸一拍,船一下就沉了,那帮果实能力者一会变风一会变雨,搞得挺热闹,但没一个会游泳的,船一翻全都淹死了。花费50亿的军舰和兵力瞬间葬身大海,只有斯潘达姆一人弃船游了回来。之后他上了军事法庭,吃了几年牢饭,最后一无所靠地跑来这里做起了保洁员的工作。

  路飞对这手机说:“哎,斯潘达姆,你听着,现在你那“偷井盖”的视频就在我手机里,你赶紧赔乌索普500贝利,不然我就马上冲过去把你送进局里。”

  这时,浴室的玻璃门被砰然推开了,汉库克一边脱裙子一边急忙往路飞身边跑,说:“干、干!我做梦都想和你干!”

  稍稍放下手机,路飞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到汉库克挂着泪丝,敞开胸膛“哇”地朝自己抱过来。路飞吓一跳,反射性双掌一夹,像空手入白刃一样两手夹住女子的脸颊。

  【指尖蘸了些白兮兮的油漆,在生命蓝图上啪地一弹,于是心房里出现了细碎的空白。心脏的搏动停下来一拍,这一拍里,情感猝然有了空寥的凹陷。双臂张开着,什么也没抱到。两颗乳_房独自散发着热量。温暖暴露在空气里。这一刻,心是空阔的,像在一个没有人的巨大礼堂里,把一个装满眼泪的矿泉水瓶咔啦咔啦地攥出声响。

  于是,这个过程中,眼睛酸了。眼泪再次落下来。把源源不断的泪水收集起来,又能灌满一个矿泉水瓶的悲伤。】

  女子所理解的“干”并不是路飞想表达的“干”。路飞把自己的本意和整件事跟女子说了一遍,结果她大受打击,抱膝坐在墙角,拿条冬季用的白白厚厚的棉被把整个人都罩起来。大概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尴尬得像挖个洞钻进去”了。宫殿一样的客厅里,没有开主灯。只是柱子上火把形状的挂灯散发着红彤彤的光泽。屋内一共3根支柱,沿房间中线一字排开,每根支柱左右各挂有一支“灯火”,6盏灯昏弱而自由地穿梭在墙壁的镜子里。每一盏灯打到地毯上的每一片油红,就像麦田里的一块黄昏。镜面把房间打射出无数个黄昏,无数个情怀。路飞凑到她身旁,蹲下来。离他们最近的一支柱灯在他们身上画上一圈带毛边的红融融的轮廓。这轮廓像一盘映在水里摇摇欲坠的夕阳,半个圆照在路飞脸上,另外半个圆柔弱地敷在女子的被面上。那些都是温柔的“圆”,像暗恋着某个男生的少女,坐在操场一角远远凝望着他,眼里透着这种温柔而忧伤的光。

  路飞拍了拍棉被最上端的大鼓包,也就是女子头部的地方,问道:“你在干什么?”女子快速地摇摇头,棉被前面突兀地鼓起来一块,应该是女子的手,一把给路飞推开。路飞摔了一跤,很快又坐起来,略显不满地说道:“大夏天的,你这么蒙着大棉被难道不热么?”男生捏起一点女子耷拉在地板上的被角,想看看里面的情况。女子看到下面透进一小条光亮,赶紧拿脚一踩,急叫了两声“讨厌讨厌——”

  路飞吓得匆忙一抽手,抱怨地蹙眉看了看那大鼓包:“啊……奇怪的家伙……”男生看女子这样,也懒着理她,嘟囔着嘴又坐回屋子另一端的写字台旁。

  柜式空调的冷气开得很足,不禁让人臆想到潮湿的落叶和深秋来袭的一丝凉意。四周隐隐传来电视里的一点点嘈杂,屏幕里花乱的荧光五彩斑斓地打在巨蟒的身体上。尽管门窗紧闭,却不时能听到富有韵律的虫鸣。

  汉库克房里本来有两个伺候她的女仆,但因为路飞要来,就提前放了她们的假。汉库克不会做饭,也不想做,她说饭菜的油烟会玷污她举世无双的肌肤。过了几分钟,送餐的来了。二十人份,无一例外都是高等菜。法国菜、土耳其菜、意大利菜、中国菜,都有。看电视的大蛇打着S形爬过来,驮了一份给女子送过去。但女子不吃,藏在被子里脚趾头都不肯露一下。(连载中……)

给我们留言

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2019.jmbpub.com  网站地图 幸运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