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技巧使女的故事第二季剧情讲什么?

  • 幸运农场
  • 1528624508

  《使女的故事》第二季总共有13集。这部剧凭借出色的第一季在今年的艾美奖上斩获数尊重量级奖项,第二季将聚焦奥芙丽德的怀孕,以及她为让即将出生的孩子脱离这恐怖的统治而做出的努力。

  脱离原著后剧情更趋黑暗压抑,世界观的增扩和各色人物的背景故事也让对女性的压迫不再局限于生殖奴役,性取向、信仰自由、知识自由等等都在劫难逃。墨绿和红愈发暗淡:荒芜罹病的殖民地,千疮百孔的办公楼,反抗与悼念。这个异位的国度里故事仍在继续。

  这部剧凭借出色的第一季在今年的艾美奖上斩获数尊重量级奖项,第二季将聚焦奥芙丽德的怀孕,以及她为让即将出生的孩子脱离这恐怖的统治而做出的努力。

  琼独自坐在密不透风的车厢中,周围黑漆漆的目不可视,她沉默着,仿佛整个世界都死了一般。突然车身一阵颠簸,身后透出的亮光划破了黑暗,琼猛地转过身,她的目光追随着这片阳光颤巍巍的伸出手想要碰触,可就在指尖刚刚感受到这点温暖时,伴随着男人的咒骂声车窗被狠狠的关上了,琼重新回到黑暗当中。

  不知过了多久,车厢门唰的一声被拉开,琼像个小鸡仔般被一个男人狠狠拽下车,一双粗鲁的大手将一个嚼子戴在她的脸上,她的双手折在身前被捆绑带缚住,做完这一切后琼便被推搡着涌入人群,琼这才有机会打量着身边的一切:十多辆黑色厢车围绕着这片空地,打手们不断将侍女模样的女子从车厢内拽出,侍女们踉跄着还未站稳便有人迅速上前给她们戴上口嚼和捆绑带拖入场地中央。每个人都在瑟瑟发抖,甚至都不能哭出声来打手们簇拥着这些侍女不断驱赶她们前进,人群后甚至有几条凶猛的恶犬在疯狂咆哮。

  琼跟随人群一路前进,他们穿过一条狭窄的过道,打手们不断高声怒吼“快点!快点走”,恶犬也汪汪的附和着,这时侍女们的奔跑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人群很快来到一扇敞开城门前,城门内是一片更为宽阔的场地,琼停下脚步抬起头来仔细观察着这片环境,哭泣的人群,荒芜的场地,高耸的围墙,以及身后城楼上林立着两排齐刷刷的绞刑架!

  不只是琼,其他侍女们也发现了城楼上早已准备多时的绞刑架,打手们重新挥舞起鞭子将侍女们赶上绞刑架,拎着侍女的头发将她们的脖子一个个套入绳索当中,没有人反抗,没有了嘶吼,没有了狂吠,没有了咒骂,甚至没有了哭泣,“一切终究要结束了么?可为什么有点点不甘心呢?”琼安静的想着,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抚上小腹;侍女们紧紧地盯着裁决人的动作,最终裁决人的手向下猛地一扳,琼感到整个身子往下一沉便不动了,原来这个绞刑架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只是为了吓唬这些不听话的侍女,是啊,又有什么能比死亡更可怕的呢?

  逃过一劫的侍女围成一圈跪在暴雨当中,手中高举着一块石头,琼有些承受不住了,豆大的雨滴铺天盖地的落下让她睁不开眼睛,举着石头的手臂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酸痛,琼的胳膊控制不住的往下倾斜,嬷嬷莉迪亚注意到了琼的异常,一阵电流让琼立刻保持了清醒,琼只得努力将胳膊高举。嬷嬷莉迪亚正在思考对侍女的惩罚,突然另一位嬷嬷快步走来在莉迪亚身边低声诉说着什么,莉迪亚惊喜的睁大眼睛。

  莉迪亚疾步走到琼的身边,接过了她手中一直高举的石块,嬷嬷莉迪亚伸手扶琼起来,高声宣布琼的身体里孕育了神圣的光辉,这是主人的恩赐。琼回到房间,更换了嬷嬷莉迪亚为她准备好的干净衣物,嬷嬷莉迪亚将琼带到食堂,贴心的为她准备了热气腾腾的食物,琼动手将食物推得远远的,只道自己没有胃口。嬷嬷莉迪亚没有生气,她告诉琼珍妮被送往殖民地的消息,现在的一切不是别人,都是你们这群不听话的侍女造成的,不过因为琼怀有身孕,所以免于处罚。说完这些话,嬷嬷莉迪亚慢悠悠的来到琼的身后,猛地将琼的椅子抽出,森然道:“既然不想吃,那就跟着我到处走走吧。”

  琼跟着嬷嬷莉迪亚穿过漆黑的走廊,来到一处有专人看管的房间,黑暗中隐约传来铁链敲击的叮当声,琼不安的接近声音来源,突然灯被打开了,琼吓得尖叫起来,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啊,灰暗的脸庞上颧骨高高挺立,浑浊的眼球直勾勾的盯着来人,干瘦的身体在红色的侍女服中晃晃荡荡,肚子突兀的耸起,没有穿鞋的脚上拴着一条冰凉的铁链。嬷嬷莉迪亚顶着琼的腰强迫她和怀孕的侍女面对面站着,莉迪亚轻轻在琼的耳边说:“看到了么,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这个贱人居然妄图伤害宝贵的孩子,谁也没有权利这么做,现在你饿了么?”琼轻轻点了点头,乖乖跟着嬷嬷莉迪亚前往食堂用餐。

  所有参与反抗的侍女站成三排,一个接着一个的随嬷嬷进入厨房接受惩罚,嬷嬷莉迪亚用手铐将侍女的手固定在炉子上点燃天然气,侍女痛苦的尖叫响彻整个食堂,在外等待的受刑的人群吓得低声抽泣,恐惧的看向琼身后的厨房,琼没有回头,颤抖的手机械的往嘴巴里运送食物。

  很快琼第一次产检开始了,琼穿衣服时发现鞋子里被人塞入一把钥匙,她按照标识指引,用钥匙顺利打开检查室的后门,门后是空荡荡的楼梯,盘旋向下不知通往何处,琼犹豫着,突然头顶上传来的脚步声让她下定了决心,琼提起裙子急速沿着楼梯向下跑去,她不停地飞奔,仿佛没有尽头,终于琼又看到那个熟悉的红色指示,她急忙藏到一个冷冻货车车厢内。

  琼冷的在车厢内缩成一团,车子不知行驶了多久,司机将琼带到一个废弃的工厂,司机告诉琼一定要藏好,过段时间会有人来找她,琼刚进入工厂便看见一个让她朝思暮想的身影,那是尼克,琼飞奔过去与尼克紧紧相拥,尼克告诉琼外面有很多人在找她,琼需要改变一下形象才能离开。尼克为琼带来了衣物,琼脱下身上代表侍女的服装,剪短自己秀发,做完这一切,琼定定地看着手中的剪刀,狠下心向自己的耳朵剪去,鲜血顺着琼的脖颈染红了地面,疼痛让琼直不起腰,琼呻吟着,猛然将自己耳朵上侍女的标记狠狠拽下,琼,终于自由了。

  琼躲藏在货车的夹板中再次踏上逃亡的旅程,夜色里不断有警车呼啸而过,琼咬紧下唇不敢发出响声。不知行驶了多久,货车停在一幢废弃的大楼前。司机告诉琼这座写字楼在战争开始时便被清空了,自己每两周会过来检查一下这里的设施,大楼里有电和水源,琼最好躲在里面不要出来。司机交代完毕后准备离开,琼大声询问司机自己该怎么做,司机摇了摇头,说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希望琼能好自为之。琼呆呆的站在门口望着货车的灯光越来越远,最终消失不见,她猛地打了一个寒颤,转身按下卷帘门的开关,从地上捡起一把榔头飞速的奔向大楼深处。

  埃米莉身穿灰色的麻服在殖民地劳作,被污染的土地呈现出一种奇异的黑色,肉眼可见的毒烟随着铁锹的上下翻动不断涌出,侍女们被毒烟呛得不停咳嗽却不敢有丝毫停歇,每个侍女身边都有一位戴着防毒面具的嬷嬷手持电棍在监视,不时传来被电击的惨叫声。就在埃米莉感觉快要坚持不下去时,终于传来了休息的钟声,侍女们放下手中的工具,跪在地上默默向主人祷告自己的罪过,感谢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埃米莉双手合十,思绪却飘向远方。

  她回想起战争前自己是一名生物学教授,但这份工作却因为埃米莉是同性恋而饱受歧视,学校甚至对埃米莉做出了停职处理,这一切只因为她的手机中保存着自己妻子小希和孩子奥利弗的照片。同事丹委婉的向埃米莉表示有些事情可以暂且忍一忍,丹也是一个同性恋,他曾经和埃米莉并肩战斗,讽刺的是最难的时期都过去了,丹却为了工作不得不将爱人保罗的照片藏起来,埃米莉气愤的告诉丹,自己不但不隐藏家庭,还要继续在这个学校教课。

  有天埃米莉下课准备回家,突然发现楼下聚集了很多学生,抬着头不停的对楼顶指指点点,埃米莉有种不祥的感觉,她飞奔下楼刚出大门就被惊呆了,前不久还和自己商议事情的丹此刻吊死在半空中,僵硬的身躯悬挂在走廊外摇摇晃晃。埃米莉吓坏了,她预感到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埃米莉飞奔回家,带上爱人抱着孩子准备离开这个国家,机场一片嘈杂,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航班,很快出境手续便办好了,埃米莉一家拿着机票准备登机,但安检人员拦住了三人,埃米莉被告知只有小希的直系亲属才能够离境,她出示了自己和小希的结婚证却被退回,安检人员蔑视的告知埃米莉,今日刚刚颁布的新法不承认这种关系,她禁止出境。埃米莉气愤的表示要投诉,刚一起身便被防爆人员狠狠按住。无奈,埃米莉只好安排小希带着孩子上飞机,在检票口,埃米莉抱着奥利弗亲了又亲,小希不舍得将额头抵在埃米莉胸口,航班马上就要检票了,埃米莉将小希和奥利弗送上飞机,落寞的回家了。

  傍晚,侍女排着队伍回到集中营,埃米莉照常拿着破旧的药箱挨个为侍女检查身体,为数不多的药物都是埃米莉悄悄弄来的,如此匮乏的资源只能微微缓解侍女的痛楚,可她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半夜,一辆运送侍女的车驶入集中营,这次运送的是一位夫人,因为她和下人私通所以被贬到集中营,夫人无视侍女们投来的仇恨目光,抱着自己的物品缓缓走向床边,她没有注意到黑暗中埃米莉在默默地注视她。

  第二天劳作时,夫人由于不熟悉规则被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傍晚收工后夫人狠狠地搓洗自己的双手,埃米莉主动靠近夫人悄声告诉她,不用这样用力,水中含有的毒素不比手上的少。埃米莉将珍贵的酒精拿出来为夫人消毒双手,还将仅有的几粒的消炎药送给夫人,夫人感动的询问埃米莉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埃米莉忙碌的双手不由停顿了一下,低声道,是因为曾经有位夫人对我不错。半夜,腹痛难忍的夫人在地上不停翻滚,她感觉有把尖刀在自己的五脏六腑内乱捅,夫人双手无助的在地上乱抓。突然感觉碰触到了什么,她艰难的抬起头,看见埃米莉那双仇恨的双眼,夫人顿时明白了,她不解的问为什么,埃米莉慢慢的俯下身子,低声说道:“难道你忘了每个月被你按在身下遭你丈夫强暴的侍女了么?放心,不会这么快结束的,你还会痛好几个小时。”

  次日,夫人的尸体孤零零挂在十字架上,埃米莉冷冷的看着这一切,转身穿过人群离开,就在埃米莉准备领取工具出门劳作时,一辆运送侍女的车驶入大院,这次车上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珍妮... ...

  琼藏身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她稍微休息后决定熟悉下周围环境琼沿着楼梯慢慢往下走来到了底层,她远远望见墙上有什么东西,琼越走越近,整个墙面坑坑洼洼到处都是黑色,琼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猛然回头,身后的楼梯下吊着数不清的绞索,她这才明白,自己身前的墙为什么那么多弹孔,这是一处屠宰所。突然远处传来了开门的声音,琼急忙躲到一个货架后面,她身子微微颤抖高举着榔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尼克的呼唤从远处传来,琼整个身子慢慢滑落在地上。琼祈求尼克带自己离开,尼克提醒琼现在是有孕在身的使女,她的主人在四处找她,琼必须在这里隐藏一段时间。琼不管不顾要往北走去找女儿汉娜,尼克无奈只得把车钥匙交给琼,同时还递上一把枪给琼防身。琼打开车门坐上车,可她看着车外的尼克,终究还是没有选择离开。

  两个月过去了,琼似乎已经适应了大楼里的一切,她每天在大楼里奔跑锻炼,在屠杀墙上纪念死去的人们。琼不甘心时间就这么被埋没,她剪下报纸上可能用到的信息整理成信息墙。这天琼正在整理照片,尼克从内屋打着呵欠走了出来,问琼为什么不在规定的时间把他叫醒;“叫醒了你,你就会离开啊。”琼轻声回答道。尼克顿了顿,告诉琼那些人和他联系了,很可能最近琼就会被送到加拿大。听到这个消息琼愣住了,她激动地表示汉娜不在身边,自己哪里都不会去,如果想让自己离开,必须先把汉娜救出来。尼克紧紧地抱住琼低声安慰,称琼走了对大家都有好处,这是一次来之不易的机会,他会想办法救汉娜的。

  离开的日子马上到了,琼甚至没有机会给尼克留下一条信息就坐上了货车,这次琼被带到了一个大院子里,车子刚一停稳司机就将琼赶下车厢,他叮嘱琼要好好躲藏在仓库深处,会有人出面和琼接头,带她离开这个地方。叮嘱完司机就发动汽车急忙离开了。琼刚进仓库便遇见了一个男人,男人确认过琼侍女的身份后便从口袋中掏出一份地图,他告诉琼在伍斯特西部有一个小机场,那里有架飞机会在天黑出发飞向加拿大,琼可以乘坐这辆飞机离开这个国家。琼收好地图跟在男子身后走出仓库,刚一出门,男子仿佛想起了什么恐惧的事情突然反悔,他要求琼立刻返回仓库,琼刚一转身男子便窜到一辆面包车上插上钥匙准备离开,琼见状飞奔过去,扒着车门苦苦请求男子不要抛下自己,男子隔着玻璃大声呵斥琼待在仓库,琼见男去意已决,她跑到车前用身体拦住面包车,双手合十低声哀求男子不要丢下自己,豆大的眼泪不断从琼的眼眶流下。男子看着车前卑微而又可怜的侍女,他犹豫再三终究没能狠下心来,男子打开车门让琼藏到车厢后排,然后趁着夜色驶出大院。

  男子悄悄地带着琼回到家中,猫着腰打开房门,刚开门一个小男孩就飞扑进男子怀中,甜甜的叫着爸爸,男子宠溺的抱着儿子,责备他怎么还不睡觉。卧室的门打开了,一位年轻的女子微笑着看着父子俩打闹,妻子正准备说些什么,突然到丈夫身后的琼,妻子突然变了脸色,生气而又恐惧的盯着丈夫,嘴里不停的说“不!不... ...”男子放下儿子,拥着妻子走向卧室,房间里隐约传来两人争辩声。

  木已成舟,妻子不得不接受琼的存在,天刚刚亮男子一家就打扮整齐准备前往教堂祷告,男子再三叮嘱琼一定不要发出响动,这里居住的每个人都在互相监视,自己最晚下午两点就会回来,到时候会安排琼离开的事情。琼躲在窗帘后面看着男子一家三口离开,她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等待,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琼将小男孩的玩具挨个整理了一遍,她边做边回想男孩给每个玩具起的名字,男孩和汉娜的形象在她脑海中交替出现... ...

  下午五点了,男子一家还没有回来,琼感觉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琼决定不能再坐以待毙,她打开衣橱换上妻子的衣服,将金色的头发藏在帽子里,带上地图和一点现金就出发了,琼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在大街上,暗地里用眼角观察着街角的士兵和躲藏在窗帘后的居民,琼按照地图的指示坐上地铁,她偷偷摸摸的将手中的地图与地铁上的电子地图进行对比,最终确定了目的地。琼下车后随着人流走出地铁,趁着巡逻的士兵转身的功夫琼一个猫腰钻入灌木丛,脱离士兵的视线后琼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狂奔。

  琼竭尽全力的奔跑,穿过树林和玉米地,她想起了上次这样奔跑时也是为了躲避士兵的追捕,自己抱着汉娜在光秃秃的树林里狂奔,身后的脚步越来越近,最终汉娜被硬生生的抢走了,自己也被抓去做了侍女。自己现在终究还是要抛弃女儿了么?琼悲伤的想道。就在琼快要坚持不住时,她的面前终于出现了一个飞机场,琼喘着粗气藏在一个飞机机翼下,从口袋中掏出地图再三核对信息,开始了静静的等待,琼这样一个女权主义者,最终还是要等待着男子的拯救。

  天很快就黑了,天边传来了嗡嗡的声音,琼抬头远眺,飞机黑色的影子在视野中越来越大,飞机刚刚着陆,琼就立刻飞奔过去,听到动静的飞行员拔出手枪对准琼让她不要靠近,琼解释自己是个侍女,飞行员要琼拿出侍女的服装,琼将一只手高举,另一只手拨开头发展示出耳朵上被自己剪坏的标志,飞行员检查过后相信了琼的身份,让她赶快上飞机。这时一个男子突然出现,他声称自己曾是大主教的司机,飞行员让两人一同坐上飞机,准备带他们离开这个国家。

  飞机在跑道上极速滑行,琼抓紧扶手回想着自己的母亲,她终于明白母亲说的那句话,每个母亲都无法达到孩子心目中理想的形象,反过来也是一样,但她们都做得不错,琼已经原谅了妈妈,同时也希望汉娜原谅自己。要看飞机就要脱离地面,一阵枪声打断了琼的思绪,飞机被逼停了面前的男子也中了弹,琼急忙扒在窗户上查看情况,她看见飞行员跪在地上被一枪爆头,舱门突然打开,受伤的男子和琼也被抓了起来... ...

  琼又回到了老地方,她赤裸着脚丫,脚腕上冰凉铁链连接在床脚,琼趴在床边上手指划过床沿,她清楚的记着这条被子上有七十一朵鲜花,每朵花的花纹她都了如指掌。身后的房门被打开,嬷嬷莉迪亚拿着一件崭新的侍女服笑呵呵的走了进来,她告诉琼只有两个选择,其一继续做琼,被锁在这个房间直到分娩,然后被处决。其二当奥弗芙雷德,就会有不一样的待遇,对宝宝也有好处。嬷嬷说完这些话就离开了,琼坐在地毯上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红裙,手轻轻抚摸上自己的小腹。

  琼穿上红裙跟随嬷嬷莉迪亚回到主人沃特福德的家,嬷嬷叮嘱琼要好好表现,证明自己的价值。客厅里沃特福德夫妇等待着琼的到来,主人沃特福德宣布自己终于把琼从绑匪手中解救出来了,琼不解的望向身边的嬷嬷,嬷嬷莉迪亚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琼恍然大悟,沃特福德一家编出这样的谎言,是为了留下孩子以及炫耀基列国的影响力和强大力量。琼回到房间坐在飘窗上望着败落的小院,女主人赛丽娜冲过来狠狠地扼住琼的脖子,口中不停地咒骂琼消失了整整九十三天,琼没有反抗,只是怔怔的盯着塞丽娜的双眼,塞丽娜见状松开双手,琼捂着脖子不住咳嗽,琼叫住想要离开的塞丽娜,冷静的告诉她,只要自己的孩子安全,那赛丽娜的孩子也是安全的。

  第二天一早嬷嬷莉迪亚就来到房间叫琼起床,嬷嬷还安排了侍女丽塔来照顾琼的饮食起居,丽塔趁着嬷嬷不在,将琼之前交给自己的信件全部还给了琼,称自己不敢再这么做了,这样的后果自己承受不起。琼无奈只得将这些信件重新藏到浴缸后面。今天是个好日子,很多夫人都来参加沃特福德一家举行的迎婴派对,琼大腹便便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女主人塞丽娜接受着众人的祝福,还不断拿起孕妇用品在自己身上比划,面对这讽刺的一幕,琼的手紧紧地握住座椅扶手,就在一个夫人叮嘱塞丽娜随着月份的增加日后会越来越辛苦时,琼突然开口说昨天宝宝在肚子里踢了自己一下,现场气氛诡异的安静下来,嬷嬷莉迪亚将手轻轻放在琼的肩上提示她不要乱说话,众人只得转移话题歌颂起造物主的伟大。

  迎婴派对休息期间,琼悄悄去见丽塔向她打听五月天的动静,丽塔告诉琼奥夫格伦因为帮助珍妮说话而被割掉了舌头,五月天这条线也没有了动静,他们已经不再帮助侍女了,琼愧疚的望着丽塔被烧伤的手臂,丽塔安慰琼不要自责,这不是因为琼的原因,至少那部分不是。丽塔离开后,琼悲伤的跌坐在楼梯上,她回想着被自己伤害的人,自己曾经天真的想法,琼多希望自己不要那么无耻,她想让自己变得无耻,变得无知,这样就不会发现自己有多么无知了。

  迎婴派对结束后,女主人塞丽娜开心的整理着送来的礼品,琼慢慢的走过来,拿起一只布偶小熊开口道:“我们应该拿出一半的礼物,回送给他们。”塞丽娜被琼的话激怒了,她狠狠地扇了身边侍女一巴掌,塞丽娜气冲冲的前去书房寻找丈夫,称自己一刻也不能容忍琼待在这个家中,她要把琼赶到红色教化中心,让琼在那里生下孩子,自己永远不要见到她。沃特福德低声安慰愤怒的妻子,称自己相信妻子肯定不想错过怀孕的机会,他们已经失去太多与这个孩子相处的时间了,塞丽娜一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嬷嬷莉迪亚带着琼在河边散步,莉迪亚指责琼是个堕落的女人,自己正在争取机会为琼赎罪。嬷嬷莉迪亚见琼不为所动,她将琼带到河边一具吊着的尸体下,莉迪亚称琼肯定认识这个男人,他经常开的是一辆面包车。琼闻言缓缓抬起头,是的,她认出这就是被自己哀求带她离开的那个男人。琼瘫软在地,嬷嬷莉迪亚告诉琼男人的妻子会作为使女来为他赎罪,他们的儿子再也不能见到母亲,已经分配了新的父母给他的孩子。莉迪亚抱着琼不停重复低语,琼是自私的姑娘,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是她杀了这个男人。都是琼的过错,琼已经逃跑了,你是奥芙弗雷德,你没有过错不必承担琼的罪过... ...

  琼跪在沃特福德夫妇面前再三承认自己的错误,她不去看尼克心疼的眼神,琼这次是真的想要留下来,不断乞求沃特福德夫妇能够给自己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深夜,琼在睡在屋内冰冷的地板上,不断想着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误,错的如此彻底但自己还不曾发觉,做事不得体且愚蠢,还没有任何价值,现在这些错事正在把自己淹没,自己还不如死了好。

  第二天清晨,琼穿上崭新的侍女服准备出门,院子里她遇见了尼克,尼克不断向琼道歉称已经竭尽全力救她出去,但还是失败了,希望琼不要生气。琼没有理会尼克,打开院门走了出去,口中机械的重复着,今天天气真好、今天天气真好、今天天气真好、今天天气真好... ...

  日子过得很快,琼每天都中规中矩的按照嬷嬷莉迪亚的指示作息,只是她的脸上再也看不见那种倔强的神情。深夜,琼慢慢来到卫生间将脸颊浸在洗手池中,恍然间她想起了什么,来到浴缸旁蹲下身子,从缝隙中摸出一沓信件,琼拿着信件来到厨房,点起一根火柴将信件一封封引燃,跳跃的火焰照亮了琼麻木的双眼,眼看火苗越来越旺,琼的身子突然被人扭转过来,尼克不知什么时候赶来了,他急忙将琼手中正在燃烧的信件丢掉,问琼在这里做什么?琼喃喃自语,他们不允许保留这些东西,我这么晚出来会让他们不高兴的... ...琼一边低语一边转身离开,尼克担心的追了两步又停下身来,着手打扫琼遗落信件。

  女主人塞丽娜对琼中规中矩的态度有些不满,她认为琼在用这种方式与自己对抗。塞丽娜为了增加自己和宝宝相处的时间,她带着琼到公园一同散步,公园里琼看见了珍妮在小推车里大哭不止,塞丽娜上前询问沃伦太太,宝宝是否有些不舒服,沃伦太太笑道这一切都是上帝的恩赐,琼站在塞丽娜身后默默地看着这一切。散步结束后,女主人塞丽娜带着琼回到家中,一进门就看见尼克站在客厅里等待着,琼仿佛没有看见尼克般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尼克担忧的望着琼的背影,建议塞丽娜找个大夫给琼检查一下,他感觉琼最近很不对劲。塞丽娜不在乎的说大夫已经检查过了,宝宝非常健康。尼克解释能否找个心理医生?这里没有一个人关心琼自己的健康。塞丽娜闻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

  琼回到房间,意外发现自己下体开始出血,她怔怔的望着内裤上那片鲜艳的红色,最终没有将这个情况告诉别人。她按照嬷嬷莉迪亚的命令按时泡澡,鲜血将浴缸里的水染成了淡红色。

  塞丽娜看出尼克对琼非常关心,不知为何她心里很不舒服,她想起丈夫沃特福对自己冷淡的态度,琼耸起的肚子,塞丽娜不明白一个侍女而已,为什么这么好运?嫉妒从塞丽娜内心一点一点蔓延出来,疯狂吞噬着她的内心。晚餐时刻,塞丽娜分享着自己一天的所见所闻,丈夫沃特福只是沉默在报纸中没有理会塞丽娜,塞丽娜见状端坐身子,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对丈夫说:“今天散步回来,尼克站在客厅想确保我们安全到家,他对琼可真贴心。”塞丽娜看见丈夫将目光从报纸中收回来,她知道自己成功了。

  第二天,沃特福在汇报工作的时候提起了自己的司机尼克,他对上司称尼克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这样的人才在自己手下埋没有些可惜了,如果有机会沃特福希望上司能够帮自己一个忙,将他调到华盛顿工作。上司非常惊讶沃特福能够放尼克离开,他答应了沃特福的请求,最后上司直视着沃特福的双眼,意有所指的说:“善人必蒙上帝的恩惠,设诡计的人,上帝必定他的罪。”

  第二天清晨,塞丽娜邀请琼和自己一起去参加祈祷会,琼回到房间用厚厚的卫生纸垫在内裤里,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或许是种解脱。祈祷会开始了,琼发现尼克和其他男士一同站在舞台上,牧师大声的宣扬这些战士的勇敢,夸赞着他们的功劳,作为奖励,这些功臣被赐予了属于自己的新娘,尼克手中拿着刚刚颁发的戒指,脸色变得惨白,他猛地回头在观众席中寻找琼的身影。塞丽娜得意的问琼,他今天很帅不是么?琼的身体微微颤抖,她望着舞台上尼克挺拔的身影,看着一个个被牵上舞台的新娘。听着尼克对那个女孩说我愿意,眼泪渐渐漫上双眸,琼缓缓抬起双手,为这对新人鼓掌。

  傍晚,回到房间的琼机械的脱下衣裙,琼摸了摸下体,手中一片鲜红,鲜血浸透了她的内裤,顺着大腿缓缓流下,她木然的转身走向窗台,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尼克在客厅接受完沃特福的祝福准备回到房间,看着院内倾盆大雨,尼克并没有打伞,豆大的雨滴很快浸透了尼克的衣服,走到一半,尼克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他飞奔到楼下,在一片灌木丛中发现了跳楼的琼,尼克抱住昏迷不醒的琼悲愤的呼唤着她的名字,琼血淋淋的下体更让他不知所措... ...

  琼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医院的病房,她急忙掀起被子查看自己的肚子,耸起的肚子上固定着胎心监测器,强有力的心跳不断传来,琼缓缓地将自己藏在被子深处,轻声而又坚定对宝宝保证,自己一定会逃出去,这些人不配拥有你,他们不会拥有你的人生... ...

  琼躺在产床上做胎检,医生告诉塞丽娜虽然出血量很吓人,不过宝宝的状态非常健康,还好只是绒毛膜下血肿,现在伤口已经停止出血,肿块也会自己恢复,孕妇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和保持良好的心情。塞丽娜闻言十分开心,她不停感谢上帝的保佑,琼望着B超机上那团正在打滚的黑影,悄声说道“Hi。”检查结束,琼跟随塞丽娜回到家中,刚一进门塞丽娜就殷勤的接过琼手中的红袍,然后连声叮嘱侍女丽塔为琼准备食物。琼对这一切并没有反应,她的目光落在尼克的新婚妻子伊登身上,那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孩,被派给尼克做妻子,伊登穿着便装在厨房帮忙,琼看了一小会,转身离开了厨房。

  塞丽娜考虑到琼的身体不方便爬楼,于是她安排琼在一楼客厅内休息,琼刚回到客厅,闻讯赶来的尼克用热烈的目光紧紧盯着琼,琼让尼克放心,自己和孩子没有什么事情。尼克低声询问琼以后就在这里休息么?自己晚上会过来看她。琼冷笑一声:“那么伊登怎么办?要等她睡着了么?”尼克急忙辩解那种情况下自己没有任何办法,他也想和琼还有孩子三个人一同生活... ...琼打断尼克的话语,告诉他以后两人相处只能愈加小心,绝不可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这时丽塔为琼送来了食物,尼克询问丽塔是否有自己的一份,丽塔没好气瞪了尼克一眼,告诉他想吃就让你的妻子去做吧。

  夜深了,琼躺在沙发上准备休息,塞丽娜带着针线来到客厅为她守夜,琼告诉塞丽娜不必这样,自己不会再做傻事了。塞丽娜摇摇头让琼安心的睡觉。琼因为怀孕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塞丽娜好奇的问琼怀孕究竟什么感觉,琼起身将塞丽娜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两位母亲一起感受着那神秘的心跳。半夜塞丽娜疲惫的靠在椅背上睡着了,琼听到厨房发出动静,她以为是尼克前来找自己,琼悄悄起身来到厨房,发现男主人沃特福在厨房享用食物,沃特福奇怪琼为什么还没有休息,琼只得撒谎自己只是口渴,所以来到厨房喝水。

  第二天清晨,琼正在客厅收拾被褥,伊登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她是来向塞丽娜求助的,只是塞丽娜不在这里,她只好向琼诉说自己的苦恼,因为昨晚尼克又离开了房间,伊登认为自己是个很差劲的妻子,丈夫并不喜欢自己。琼安慰伊登她并没有那么差劲,毕竟这是全新的生活,尼克只是想对她尊重些。伊登担心尼克万一是个同性恋,永远不会喜欢自己呢?琼笑着说事情肯定不会这样的,你要做的就是相信他,他会成为一个很好的父亲。

  塞丽娜为了让琼保持一份好心情,特意为找来和琼关系很好的几个侍女,为她们安排了一场小小的聚餐,塞丽娜亲手为她们分割食物,想让她们自由自在的聊天,就像以前散步那样。用餐过后,塞丽娜带着琼上楼参观自己亲手为宝宝布置的婴儿房,整个房间十分温馨,到处装饰着玩偶和花朵,塞丽娜告诉琼,自己会是一个很好的母亲。琼环顾着四周,想到自己的女儿汉娜曾经也有这么一个宝宝屋,她请求塞丽娜能够自己让自己见汉娜一面,几分钟就够了,自己只要看见汉娜没事就好,她承诺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塞丽娜闻言非常生气,她拒绝了琼的请求,要求琼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

  琼气冲冲的回客厅收拾自己的物品,尼克听到动静追上来问琼发生了什么事情,琼将这件事告诉给尼克,她本以为塞丽娜会心软。尼克安慰琼不要着急,自己会想办法安排。琼拒绝了尼克,她不能让尼克冒着被处死的风险,琼告诉尼克,他必须和伊登发生关系,不然伊登就会举报尼克,他就会变得麻烦缠身。尼克认为这不公平,琼感觉很好笑,这个世界还有公平么?琼这么做只是为了不失去尼克,尼克深情的对琼说:“我爱你。”琼顿了顿,告诉尼克,伊登才是你的妻子。晚上,尼克听从琼的建议,留在了伊登的房间内... ...

  第二天清晨,琼没有胃口吃早餐,塞丽娜让丽塔将剩余的食物打包起来送到琼的房间,逼迫琼必须吃掉。这时伊登开心的跑来向塞丽娜问好,并询问有什么事自己做,塞丽娜表扬伊登很贴心,她表示希望琼也会这么懂事,明白自己在家中的位置这点很重要。塞丽娜故意拿起一根毛衣织针扔在地上,伊登正准备去捡,塞丽娜伸手制止了她,塞丽娜表示伊登是个已婚,有信仰的女人,这种事由侍女去做就好。塞丽娜说完就盯着琼,琼起身捡起织针递给塞丽娜后准备离开,塞丽娜却将织针交给伊登让她试一次,伊登也将织针丢在地上,她俩一起看向琼,琼摸着肚子说感觉肚子疼,自己不想伤到孩子。塞丽娜只好说不必了。

  沃特福主持建立了新的红色感化中心,各地的大主持赶来开会,会议进行到关键时刻,一位侍女穿着红袍进入会场,身上捆绑着炸弹冲入会议室,按下了引爆器... ...

给我们留言

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2019.jmbpub.com  网站地图 幸运农场